第二百七十四章 子时将至(1 / 2)

与帝书 女帝侯 2642 字 3天前

纸条很快被送到了豫州军营中,程惊鱼一听是秦观月送来的,一刻不敢耽搁,立刻呈给了他们少主,然而他们少主看完之后不仅丝毫不高兴,反而还陷入了盛怒之中。哤

虽没拍桌踹凳,也没有怒骂呵斥,却是一身骇人气息,捏成拳的手微微颤抖,面沉如水,眸中像有火在烧,倒是有他们已故王爷的八分神似。

程惊鱼心惊肉跳,却还是斗胆去瞥了眼那纸条,纸条上只有一个字,麟。

麟……

他福至心灵,脱口而出,“射余麟世子!”

话音落地他便后悔,连忙去看越闻天,却见他们少主虽还带着怒意,却已经恢复了冷静,至少看上去是那样。

“射余畏惧大羲才被迫将继承人白禅送去大羲为质,雍州也是借此机会与射余联盟,如今联盟动摇,若是有能将白禅握在手中,射余必不敢妄动。”

程惊鱼面露迟疑,“只是白禅不是在京中么……”哤

他嘴上是这么说,心中对明月的身份更加疑惑,什么人能将身在京中的麟世子掌握在手中?

越闻天却是知道的,秦观月速来如此,行事极为谨慎,只怕早就将白禅暗中藏了起来,只待哪一日用来掣肘射余。

如今不仅掣肘了射余,还掣肘了他,就为了换回易元州。

他心中郁气之极,却又无奈仓惶之极,他与秦观月之间隔着血海深仇,就像是隔着一座不可攀援的大山,而他与秦观月在山的两头,相互试探,相互算计,又相互不舍。

他头一次这般深切感觉到命运之无情强大,即使知道双方都是身不由己,却依旧无法放下一切。

程惊鱼见他沉默不语,忍不住开口问了句,“少主,小钟还在外面等着。”

所以,这人到底是换还是不换?哤

帐中沉寂良久,越闻天缓缓吐出一句话,“不换。”

钟略一来一回丝毫不敢耽搁,水都没喝上一口就飞奔赶回怡城将越闻天的意思带给了秦观月。

秦观月听完倒也没生气,甚至还无奈地笑了声。

“姑娘笑什么?”一旁的侍女疑惑道。

秦观月抱着手炉站在窗前看着头顶的圆月,指尖轻敲炉壁,缓缓道,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感慨这样安静的日子怕是要结束了。”

侍女微怔,随后目光落在秦观月被风吹动的发丝,下意识道,“外面天冷,姑娘身子不好,还是少吹些风的好。”

秦观月指尖动作一顿,“嗯。”哤

三日后,被朝廷突袭分隔的射余援军和烈焰军并未汇合,而是兵分两路,以夹击之势攻占了琅琊郡三大粮仓之一的陵城。

加上被豫州军所占的怡城,琅琊郡的粮草运送路线已被切断两条,白翼军粮草供给受限。至此,琅琊城真正陷入危局。

怡城中氛围更加诡异,街道上几乎一个人也没有,城门口的看守却更加严密起来。

晚上曲鸣非上门给秦观月扎针时顺口提了一嘴,抱怨连药店都没人了。

“这仗也打得差不多了。”他说。

确实差不多了,切断粮草供应,最低伤亡,已经是最好的结局。

秦观月轻出一口气,看曲鸣非合上一支檀木锦盒,问道,“白龙羽还有多少?”哤

“白龙羽每次入药只需半钱,剩下的足够你喝到停药。”曲鸣非说完又打趣了句,“就算喝完也没事,等越世子登基了,派人去大夏再要点就行了。”

秦观月没接茬,走到桌边打开了那檀木盒,从里面取出了一块鹅卵石大小的胭脂色块状物,用手帕包了起来。

曲鸣非愣了下,却没多问,反正这白龙羽也是给她用的,他自己那里还留了部分。

他拎着药箱推门离开,风从外面吹进来,侍女转身给她披上了狐裘披风,还细心地给她拢紧了脖子